天天酷跑抽奖:正文 第二章 替命

作者:夜無聲 字數:3206
此書首發于【17k小說網】, 114啦小說獲權轉載公眾章節

天天酷跑暮光女神搭配坐骑 www.flbbg.icu

見師傅回來,心中一陣驚喜,就要給師傅打招呼。

結果師傅卻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:“兔崽子,回頭在和你算賬!”

聽師傅開口,當場就給我震懵了,一時間沒反應過來。

但師傅已經大步流星朝著李老三走去,李老三還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,嘴里不斷討水喝。

師傅一言不發,上去掐住李老三的嘴,也不知道從哪兒找來了一包鹽,對準了李老三的嘴巴就開始倒。

而且一邊倒還一邊說:“你不是口渴嗎?現在的我就讓你喝個夠!”

那可是一整包鹽,這會兒全倒進一個人追嘴里誰受得了?

李老三開始劇烈的掙扎起來,瞪著雙眼,嘴里還不斷發出“嗷嗷嗷”野獸般的低吼。

師傅見李老三掙扎得厲害,對著周圍的人便又喊了一聲:“都愣著干嘛?過來給我按住他!丁凡,你去買瓶黃酒回來?!?/p>

大家都看呆了,現在聽師傅開口,這才反應過來,迅速上前幫忙。

雖然不知道師傅要干嘛,但我沒一會兒便買了一瓶黃酒回來。

師傅掰開瓶蓋,直接就將黃酒瓶塞進了李老三嘴里,也不怕把李老三給噎著,直到他“咕隆咕隆”的喝完,這才停手。

而此時的李老三也不在掙扎,全身都在抖,嘴里還不斷干嘔,也不再要水喝了。

師傅見狀,便給李老三松了綁。

剛一松綁,李老三捂著肚子就是“嘔”的一聲,開始不斷嘔吐,之前喝進肚子里的大部分水,這會兒大都被吐出了出來。

等李老三吐完之后,喘著氣兒,好似也恢復了神智。

我他怎么了,昨晚還好好的,今兒早怎么就整成了這個樣子?

李老三自己也犯迷糊,說臨近天亮的時候,便感覺口干,想喝水。

到了最后就不受控制,至于自己后來做了什么說了什么,他已經記不清了。

殯儀館的老秦見李老三如此,便問我師傅,這是中了什么邪。

我師傅皺褶眉,并沒有直接回答。

只是說讓李老三這三天別離開殯儀館,也別靠近有水的地方,喝水也只能喝鹽水。

等過完三天,他就沒事兒了。

李老三自然知曉我師傅的厲害,連聲感謝。

隨后,師傅便冷著臉帶我離開了殯儀館。

這一路上都沒對我說一個字,好似帶著火氣。

我也不敢說話,就在后面跟著。

等到了家,師傅“砰”的一聲就關了大門,對著我便開口道:“跪下!”

見師傅發火,還讓我跪下,我一時間有些懵:“師傅,你今兒咋了?”

“咋了?你這兔崽子昨晚干了什么,你自己不清楚嗎?”師傅聲音很大,雙眼都要噴出火來。

我到有些委屈,但還是支支吾吾的開口道:“也就去收了一次尸而已!”

聲音不大,可師傅聽了卻是火冒三丈。

指著我的鼻子就開始發火:“你這兔崽子,為師平日里怎么叮囑你的?讓你別碰尸體、別碰尸體,你把我的話都當耳旁風了是吧!你知不知道李老三為何變成那樣?”

聽到這里,心頭不由的一緊。

但也有些好奇的問道:“難道、難道是因為昨晚的收尸?”

“哼!昨晚你倆收的是對水猴子,而且又恰逢十五月圓夜。就你那三腳貓功法,隨隨便便就敢去收?現在人家纏上你倆了?!筆Ω蕩排?。

聽到此處,我腦子里“嗡”的就是一聲炸響。

被鬼纏上,光是想想都感覺可怕。

“師傅,你可別嚇我?!幣渙車幕炭?。

“嚇你?看看自己身上就知道了!”師傅背負雙手,冷冷說道。

我不信,急忙掀開衣服,結果這一看,全身都涼了半截。

因為我身體上,竟不知道什么時候,也長出了和李老三身體上一模一樣的黃斑。

我驚恐的咽了口唾沫,嚇得連忙問師傅這是怎么回事兒,是不是得了皮膚病。

師傅卻說,我這是被打魚夫婦給盯上了。陰氣入體,出現的“尸青斑”,是厲鬼索命的前兆。

這話嚇得我雙腳打顫,真沒想到單獨出門去收一次尸,竟惹上了索命的水猴子。

“噗通”一聲就跪了下去,讓師傅救我。

師傅臉上很冷,但畢竟就我這么一個徒兒。

表情忽然緩和了一下,隨即對我開口道:“這對打魚的夫婦也不是什么好東西,常年在水庫里使用絕戶網。現在死了也活該,也算遭了報應。但要想讓你去做他們的替死鬼,到也沒那么容易!”

“師傅,那、那我該怎么做?”我誠煌誠恐的問道。

師傅沉默了少許道:“要么就躲,要么就送。送我是沒那大能耐,但躲到可以一試。后院正好有口剛打完的棺材,今晚就去里面睡!晚上不管聽到啥,你別出來和作聲就是,等熬過三天,這事兒也就算過了?!?/p>

一聽睡棺材,我當場便露出一臉的驚愕之色,問有沒有其它辦法。

師傅卻沉著臉,說不想做打魚夫婦的替死鬼,就讓我照做。

我哪敢怠慢,只能點頭答應。并問師傅,他晚上去哪兒?會不會陪著我。

師傅卻搖頭,說打魚夫婦盯住的不單單是我一個人,而是我和李老三倆。

之前在殯儀館說的話,完全是用來安慰李老三用的。

還說這事兒讓他撞見了,他就要管到底。

李老三的情況比我危險很多,今晚他必須親至去殯儀館看著,以免李老三被水猴子勾了去……

天剛一黑,我便被師傅帶到了后院。

后院有一口剛打完,還沒來得及上漆的棺材,也是我今晚睡覺藏身的地方。

但除此之外,師傅還抱來了一只紙人,很奇怪的是,還套上了我的衣服。

我問師傅這是干嘛,師傅說這是用來迷惑那水猴子用的。

我不相信,那紙人和我的模樣那可差遠了,這也能迷惑?

可是師傅都懶得給我解釋,還讓我對著紙人敬香。

雖然我不知道為什么,但師傅讓我做,我也就做了。

隨后,師傅便讓我躺進棺材里,將棺蓋給我蓋好。

且叮囑我,晚上不管聽到什么,都不準出聲,更加不準出來。

為了躲水猴子的糾纏,我自然明白師傅的良苦用心,點頭稱是,而師傅也隨之離開。

躺在棺材里,真不怎么舒服,空間狹小,想翻身都難。

但我卻偶然發現,棺材板的地方有一條沒有密封好的小縫。

通過這條小縫隙,恰好可以看到不遠處穿著我衣服的白紙人。

天越來越黑,整個人也變得昏昏欲睡。

大約在凌晨一點多的時候,周圍忽然間就涼了下來,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哆嗦。

整個人也在此時清醒了不少,定了定神,便通過縫隙觀察外面的白紙人。

還在,并什么不同之處。

可就在我準備收回目光,躺在棺材里繼續睡的時候。

那白紙人的肩膀后,卻忽然之間,冒出一顆膚如白紙的女人頭,那女人頭始一出現,便對著白紙人一陣猛嗅,一副貪婪的樣子。

這一幕來得極其突然,根本沒有任何先兆。

瞳孔猛然間放大,一臉的驚駭,身體都在打顫。

差點沒忍住就叫了出來,好在我反應快,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,強行壓制住心中的恐懼。

此時此刻,只感覺后背冰冷,手心里全都是汗,心里更是瘆得慌。

這應該就是纏上我,想讓我替命的女鬼。

那女鬼在猛嗅了幾下之后,從身后緩緩的伸出了手,然后從肩到胸,去撫摸那白紙人,一副妖媚撩人的動作。

這還沒完,女鬼在撫摸了一陣白紙人后,還帶著“咯咯咯”的詭笑,且沙啞的開口道:“小伙子長得可真白凈,既然你不說話,阿嫂這就帶去你河邊洗澡!”

說完,那女鬼一把就抓住了白紙人的手,然后惦著腳,用著一種極其詭異的走路方式,拽著白紙人就出了我家后院……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