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天酷跑直播: 第九章:李敏是狼人

作者:帥懶蟲 更新時間:2018-01-11 01:30:00 字數:2526
此書首發于【掌讀】, 114啦小說獲權轉載公眾章節

天天酷跑暮光女神搭配坐骑 www.flbbg.icu “李敏是狼人?”

我的話讓賀州和胡東都同時吃驚。

因為賀州的已經說明了自己的身份,那么最后可能是狼人的就是張希和李敏,我們都被騙了……

現在把葉安曉踢出局的不是賀州,那就是張希了,但是她們兩個有過節,張希常年被葉安曉的欺負,這是她最好的報仇的機會。

所以她才會想殺死葉安曉,但卻被葉安曉陰錯陽差的打亂了賀州的計劃,歪打正著的拯救了自己……

“你確定李敏是狼人么?”胡東無比嚴肅的都看著我。

我點點頭回應他說:“他已經默認了?!?/p>

“默認?”

“許陽,你太傻了,默認又不是承認,我估計李敏不是狼人,他沒有殺人的理由?!?/p>

我被一具尸體表示了疑問,這感覺有怪怪的。

“林巧已經公開了身份,她是騎士,我是貧民,張希自稱他是牧師,也是他看出來了我的貧民的身份,所以胡東要殺死我的時候,她站出來阻止了,我死游戲結束,狼人勝利,獲得繼續生存下去的權利?!蔽腋橇礁黿饈偷?。

“但現在的問題不一樣了許陽,上帝做了弊,就等于給了每個人一個機會,我沒有死,我必須得行使我最后的能力才會真正的死去,你覺得張希知道你是貧民,是真的用了她牧師的透視么?”

“是葉安曉么?”胡東疑惑道。

“不可能?!蔽衣砩礁穸耍骸耙棟蠶塹諞桓齔鼉值?,她的身份牌也亮出來了,怎么會是狼人?”

說完我就感覺自己錯了,賀州剛說過,上帝作弊了,我們都還有一次機會,但我又馬上想起來另一件事,有些興奮的看著胡東:

“這樣說話,胡東你不會死了?”

被我這么一說,胡東也激動了起來:“哈哈,對啊,現在上帝作弊了,我們都有重來的一次機會,所以我不會死了,哈哈哈!”

那么現在新的問題又來了,我們重來一次的機會,是不是有一次重新選擇身份機會?

還有這個時間節點,上帝什么時候行使了他的權利,賀州是死了,但是他必須要行使完他的技能,才會真正的死去……

那么這個時間就比較好推斷了,是在賀州被投票結束以后,但又在他真正發生意外之前的某一個時間點里,也就是說,我們投票一次結束以后,等于第二輪游戲就開始了,上帝可以行使權利了。

事情逐漸成了我們討論的模樣,不過我的心中還是很憋悶的很,總覺得那里還是對不上,好像少了一條很重要的線索。原本就要被撥開的迷霧,但忽然又聚集在了一起。

那個,這個線索到底是在那里?

我已經習慣了劉飛這個尸體的身份,悶著腦袋回到客廳倒了一杯水,一抬頭竟然發現了一面鏡子,我來客廳并沒有開燈,所以看著鏡子中的自己,恍恍惚惚的像個鬼魅一般,著實嚇了嚇了自己一跳,心中暗罵了一句:“賀州怎么把鏡子放在了這里,他媽的嚇死我了?!?/p>

可是當我看到鏡子里的我的時候,我心中一股莫名的恐懼:

“對了,李萬洲!李萬洲去哪了!”

我趕緊的跑回到廚房,賀州正跟胡東要煙抽,胡東罵他:“都他媽的是死人了還抽什么煙?!?/p>

我上去抓住了胡東的手,一陣激動和緊張的說:“李萬洲,李萬洲沒有投票!”

“李萬洲……沒有投票?”

胡東又重復了一遍我的話,之前他暈過去了,所以投票的細節他并不知道。這種違和感出現過兩次,一次是在我們昨天晚上玩狼人殺的時候,那時候沒有上帝,這么低級的錯誤我們為什么都沒有發現,今天晚上是第二次,李萬洲在我們投票之前他就已經不見了。

“他在的,之前我們在教學樓后面的時候,他是...”胡東楞了一下,馬上開始莫名的激動。

胡東也在努力的回憶,他被葉安琪用石頭砸了腦袋還踢了一腳,李敏在對付我,還有張希、林巧……

對,還有李萬洲,當時李萬洲沒有出手幫助任何的一方,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。

難道他看著我們打起來,然后一個人就悄悄的溜回家了?

這完全不可能,關乎到自己生死的事情怎么會這么不負責任?

那么他為什么要消失?

我急忙拿出手機撥打李萬洲的電話,但是電話關機了。

另一邊胡東不死心的撥打了李萬洲的另一個電話,也是關機的。

我感覺到絕望,為什么每次我覺得自己要撥開迷霧的時候,背后卻藏著一個看似更大的迷霧?

胡東這會兒腦子反應的很快,我想到的事情,他也肯定想得到,剛才在學校后花園的絕望一掃而空,現在看著我的眼神就像野獸般充滿了嗜血,和猙獰……

“哈哈,許陽,你聰明反被聰明誤,既然李萬洲沒有投票,我就還沒有出局,游戲還在繼續,只要我殺掉你這個貧民,狼人就會獲勝,你們都要去死!”

我驚恐的看著興奮的要沸騰的胡東,后退了三步,忽然覺得給人希望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。此時張強已經去摸起來了菜刀,準備要對我動手。

但是我也不是等待被殺的羔羊,我手上也有刀,反正今天晚上必須要死一個,那么我也會跟胡東血拼到底。

“好了,你們兩個先別吵了?!?/p>

賀州讓我們都冷靜一下,可是我們兩個誰能冷靜的下來?我們兩個從廚房已經來到了客廳了,我被胡東逼著一步一步的往后退。

“胡東,你冷靜一下,我們一定能找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,我不相信這個狼人殺真的會殺人,你看賀州就是死于意外的,或許你現在安靜的回家,一切都會安然無恙的?!?/p>

我現在說的話我自己都不相信,但是可以拖延一下時間,我不想死,但我也不想親手殺死胡東。

“呵呵,許陽,你把我當成了三歲小孩了么,我是從酒吧的殺人游戲中下來的人,我知道,這個游戲開始就不能結束?!彼底潘鐘醚凵裰缸盼胰夢胰タ闖坷鎪廊サ暮刂藎骸澳悴幌嘈?,那賀州為什么死了現在還能有這么多的廢話!”

關閉